介一

要知道我只是个有着巨大脑洞努力让自己显得不病娇的和平爱好者。

有一件关乎情的事也是来来回回缓了几天。
一男生苦恋妹子多时,妹子却是一个奉行我独身我快乐的宅女。两人你追我避了近一年。终于在一次小型聚会上妹子喝多了酒。于是男生得了机会让女神靠着过一整个通宵。男孩子又幸福又得意的脸我现在还记得。
另外一个汉子,与女友脱团多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情侣,现在整异地恋中。似乎成长轨迹不同简直出现了所谓二次元三次元的巨大次元屏障。女友觉得汉子不是当初认识的汉子了。汉子觉得一味迁就也没意思,所以大概到达了所谓平淡期。但汉子当初跟我谈到女友时,那根本掩饰不住的巨大幸福现在想想依旧能打动我的心。
我想到当初的我,为了求一点缘分也曾竭尽全力过,也为了彼此的改变迷茫迟疑过。总归还是缺了点什么。让我现在深夜里只能靠别人的故事来回忆我们当年。然后笑着安慰自己真的尽力了。

关于深夜失眠引发的一连串琐碎的念头。只是抒发深夜脑洞和对世界的恶意。
牙疼。我无法形容关于它我一方面深深惧怕一方面又忍不住依赖。它是如此固执的让我的身体去感知接受它的存在。
头要炸开神经都跳动着叫嚣着无穷无尽的一波又一波。慢性牙髓炎再次的复发这种熟悉的充实感让我怀疑我是否被牙痛培养成一个受虐狂。我拿出我经验中的镇痛神药吃了下去。还记得当初疼到视力都模糊我整个人挂在药房柜台前买到了这盒药,没想到还有用到的今天。
可惜当初跟我一起买药,陪我整夜睡不着憔悴成狗的人已经不在了。
然后是药的副作用,头昏沉偏偏神经兴奋无比,叫嚣翻滚着连同越来越弱的钝痛刺痛搅拌成一个漩涡。只有胃部的不适抽搐偶尔提醒着我在床上不是在漂浮的事实。
我简直不能再喜欢。那些漩涡里不仅能找到关于光影的幻觉,连同现实里零碎的纷乱但是依旧清晰有迹可循的记忆片段也涌出来了。
我把它们压下去不想提你。
今天一个妹子跟我展示了她刚清理的QQ分组,我看到那被她删掉的近四百联系人表示了我极大的不理解。我的所有联系人还没她删掉的一半多。而且估计我本人也是要坐等被人删的类型。越发觉得自己不擅交际果然如此。
最近的状态与其说是放松不如说已经颓废道一定程度。很多长期目标只坚持了一两周,像是要决心把心分成很多份一样和几个人聊的火热,其实根本没被别人放在心上。被拖延症害死好多次却没能有一点点改善。今天单循的歌是最近很火的邓紫棋的泡沫。
困意上来了。脑洞结束。
如果我能战胜牙痛,大概也能像丢弃一颗坏牙一样把你丢出我的世界吧。